冉龙是金的咳嗽了铃声他站在门口说道喂喂喂你

  “真暴力。”秦冉龙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该干嘛干嘛去,别来烦我就行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对秦冉龙不耐烦的丢下了一句,便站起身来,跟老爷子告别了,她准备出去走走。
 
    至于去哪里,她也没想好。
 
    最近总是不停的飞瑞士,秦悦然也是想要为苏锐做一点事情,当然,秦家在这件事情上面也一定会得到不少的好处的。
 
    林傲雪都帮了苏锐那么多忙,秦悦然觉得自己不能再拖后腿了。
 
    而事实上,她也没有拖任何的后腿,毕竟秦家在商场上的资源和林家也是不一样的。
 
    不过,值得庆幸的是,苏锐成功的认祖归宗,让秦悦然松了一口气——至少,从此以后,有了苏家的名头在身后罩着,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是不敢随意造次了。
 
    就算是他们想动苏锐,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苏家的态度。
 
    这就是翻墙偷偷认爹和公开认祖归宗的区别。
 
    而类似于秦家这样在餐桌上发生的讨论,正在首都的每一个世家之中上演着。
 
    秦悦然心事重重的走出了大门,正准备发动车子去兜兜风呢,结果忽然看到了一个人。
 
    那个身影,正拿着一束花,站在车子跟前。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
 
    秦悦然似乎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的目光之中顿时流露出了浓浓的惊喜之色!
 
    来人正是苏锐!
 
    秦大小姐的心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的激动过了,眼眶瞬间便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她以为这个家伙一直不懂浪漫,但是没想到,竟然还会偶尔给她带来惊喜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来了?”秦悦然走到了苏锐的跟前,指了指那束花,竟是装着问了一句:“你这花是送给谁的啊?”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感谢深海与鱼、北墅卫士的万赏!
 
    感谢烈焰的红唇(你要尝尝吗)、有一天和烈焰(你想干嘛)、烈焰沒有丁丁(这个不可能)、烈焰不是最帅(更不可能了)、老烈焰爱保健(完全不可能)、烈焰不帅(可能吗)、烈焰喜欢流云(你粗来)、猎艳滔滔(从不猎艳好烈焰)、烈焰变态狂(来,让我对你变态一次)、猎艳七次狼(这么猛吗)、烈焰硬不了(这不是我)、烈焰强上凤姐(口味太重了吧!)、烈焰快三秒(这也不是我)、烈焰大保健(我是宝不是剑)、温金、啊方111、玖子軒、花落丿谁归、轩辕鸿、残夜孤烟、lex512、鑫里有你、无名四海、书友51146543、鬼魅灬地狱、小军100587、枫叶不红、书友42438757的捧场和月票支持!
 
 第2367章 不得不矜持!
 
    苏锐看着秦悦然这素面朝天的样子,不禁觉得有种惊艳之感。
 
    这两年的时间过去了,苏锐的眼角还多了两条鱼尾纹呢,可岁月似乎并没有在秦悦然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 
    这一段时间没见,苏锐的心中也有很多的想念。
 
    不过,看着秦悦然这故作不知道的样子,苏锐还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了。
 
    “嗯,我这花是送给秦冉龙的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真是讨厌,快给我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也不再装了,她不由分说的把花给拿过来,抱在怀里闻了闻,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色:“真香。”
 
    一个男人和一束花,瞬间便让她的所有心事都化为乌有了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她只想扑进这个男人的怀里面,好好的抱抱他。
 
    秦悦然知道,苏锐在东南亚肯定遭受了不少风险,他虽然不说,但是可以想象的到。
 
    既然这样想了,秦悦然就这样做了,她单手持花,另外一只手搂着苏锐的腰,微微的踮起脚尖,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 
    “你这一段时间是不是很累?”秦悦然关心的问道,她喷吐出来的热气碰到了苏锐的耳朵,弄的后者痒痒的。
 
    看着秦悦然那近在咫尺的红唇,苏锐心中微动,他的手本能的在后者的纤腰之间捏了捏:“见到你之后会不会更累?”
 
    “流氓。”秦悦然啐了一句,她知道苏锐是在指的什么事情,一张俏脸不禁已是霞飞双颊。
 
    “咳咳!”秦冉龙是金的咳嗽了铃声,他站在门口,说道:“喂喂喂,你们好歹也注意一下影响,这大白天的就卿卿我我的,有伤风化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着对秦冉龙比了个中指。
 
    这美好气氛被弟弟给打破了,秦悦然非常的不爽,她指了指脚边的地面:“秦冉龙,你敢站到这里么?”
 
    秦冉龙嘿嘿一笑,直接跑开了:“我也得约会去,不打扰你们了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着摇头,这几年来,秦冉龙的性格倒也是一点都没变。
 
    “走吧,我们进去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进去干什么?”秦悦然却拦住了苏锐。
 
    “都来到家门口了,好歹也得去看望一下咱爷爷吧。”苏锐的身后还放着礼物呢。
 
    “不用去。”秦悦然拖着苏锐往车里走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啊?”苏锐说道:“这样会不会不太合适?”
 
    “没什么不合适的,毕竟我最重要,你好不容易来一次,当然得先陪我了。”秦悦然微微撅着嘴,但是她所说的话听起来却似乎是很有道理。
 
    苏锐坐进了秦悦然的车子,他说道;“咱们去哪里?”
 
    “去我的酒店吧。”秦悦然在苏锐的脸上轻轻的印了个吻,然后便发动了车子。
 
    “你这小心思可是够明显的,你看我没说错吧,见了你肯定更累。”苏锐说道,不过,在说到这的时候,他不禁想起了以前发生的事情……这是关于某个牌子矿泉水的惊悚回忆。
 
    不过,也幸亏秦悦然当时对苏锐下了药,否则以这个小受那拖拖拉拉的性格,两人的关系可能到现在都还没有确定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