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苏家的正厅里面爆发出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

“什么大事?”秦悦然和秦冉龙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别学我说话。”秦悦然又踩了秦冉龙一脚,后者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,可此时都被欺负的快委屈哭了。
 
    “据说,他把苏家的某个纨绔子弟暴打了一顿。”停顿了一下,秦老爷子笑着说道:“就在苏家的大门口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激赏的神色来。
 
    如果说从整个首都挑出一个他最看好的年轻后辈的话,那么可就非苏锐莫属了!
 
    这个小伙子在国外黑暗世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,回到国内之后,虽然纵身跳入了大染缸之中,可是他却仍旧能够保持那颗赤子之心不变。
 
    太难得了,不是么?
 
    其实,现在秦老爷子已经对苏锐和秦悦然的关系释然了,不管这一对儿小年轻最终会走到怎样的地步,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,相反,就算是苏锐和秦悦然一直保持着目前的关系,不再有任何推进,老爷子也是很满意的。
 
    他这并不是牺牲孙女儿的幸福,相反,老爷子觉得,这才是孙女最幸福的事情——这年头,找到一个如此有担当有热血的年轻人已经相当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秦老爷子是军人,是这个国家的高级将领,站在他的高度上,再看苏锐,自然和别人的视角完全不一样了。
 
    甚至,有些时候,他竟然会觉得自家孙女儿有点配不上苏锐——当然,要是秦悦然听了这话,那得气的再度离家出走。
 
    不是自己的孙女不够优秀,实在是苏锐太优秀了,全方面都是那么的厉害,秦老爷子觉得,这世界上能够找出和苏锐完全般配的女子,很难很难。
 
    看来,老爷子的思想之中还是有点封建残余的。
 
    以前他觉得自己的大孙子秦冉龙很优秀,虽然身上臭毛病多了一点,但是大方向还是非常好的,可是,和苏锐一比,秦老爷子觉得秦冉龙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每次想到这事情,都对孙子一脸的嫌弃。
 
    尤其是经过了炎黄岛海域的事情之后,秦老爷子对苏锐的好感再次上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了!
 
    站在他的位置上,总会考虑一些和家族利益相关的事情——如今,秦悦然秦冉龙姐弟两个和苏锐的关系那么好,自然让他这个当爷爷的非常放心,秦家能够和苏锐产生这种密切关系,对于家族日后的发展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。
 
    所以,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上面考虑,秦老爷子都没有讨厌苏锐的理由。
 
    “我姐夫都闹到苏家去了?”秦冉龙听了这话,不禁惋惜的说道:“真是可惜,这么劲爆的事情,竟然不带上我。”
 
    秦老爷子没好气的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:“苏锐去闹事没关系,你去闹事就不行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种事情,我倒是想去,可是我大哥也不会带我的。”秦冉龙说道。
 
    在苏家大院闹事,苏锐可以,但是他也只是唯一可以的那一个!要是换做任何人,恐怕都得被苏家的核心圈子成员往死里整!
 
    “其实,这就是我大哥最经常做的事情了。”秦冉龙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意外,他在这一点上和苏无限持一样的观点,“首都能数得着的大家族,都快被我大哥给踩一个遍了,就差苏家了。”
 
    秦老爷子淡笑着,这确实是苏锐的一贯风格,当初连秦家也不能幸免。
 
    不过还好,也幸亏是有了苏锐带着武装直升机强闯秦家大院的举动,才把秦家和苏家给绑在了一起,至少,他们已经和苏锐形成了利益共同体。
 
    “嘿嘿,我大哥这还真是无差别攻击啊。”停顿了一下,秦冉龙这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:“想想都让人觉得很刺激。”
 
    “你的脚,是不是又想被踩了?”秦悦然没好气的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秦冉龙立刻讪讪的闭嘴了,这货还本能的揉了揉脚面。
 
    秦悦然的心情看起来不怎么好,现在她可不像秦冉龙这般幸灾乐祸,对于苏锐大闹苏家的举动,她满怀担心。
 
    在苏家大院的门口这样做,苏家人会不会很生气?会不会让苏老爷子下不来台?如果他们对苏锐不高兴了该怎么办?
 
    秦悦然是无条件支持苏锐的,但是她心细如发,一下子就预想到了这件事情可能会引起的后果。
 
    秦老爷子把孙女的眼神看在眼中,笑呵呵的说道:“悦然丫头,你是不是开始担心了?”
 
    “是有一点,爷爷。”秦悦然现在迫切的想给苏锐打个电话问问情况。
 
    “姐,你担心什么啊,我大哥他一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这点事情不过是毛毛雨。”秦冉龙一边喝着粥一边囫囵着说道:“你要是天天和他在一起,保准得每天见一遍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白了弟弟一眼:“看你那没心没肺的熊样。”
 
    “苏家没有生气,至少他们的核心圈子里没有任何的问题。”秦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:“苏锐当天下午就认祖归宗了。”
 
    秦老爷子的消息也是够灵通的。
 
    事实上,苏锐回到苏家认祖归宗的消息,早就已经传遍了。
 
    甚至于还有一些更秘密的事情,也都不是秘密了,比如说,昨晚苏家的正厅里面爆发出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,比如说,苏无限在苏锐面前不停的吃瘪,还比如说,整个苏家核心圈子对苏锐无比的重视……等等,这些消息开始像波纹一样的扩散开来。
 
    如果把首都比喻成一个湖的话,那么苏锐认祖归宗这件事情便在水面上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,可是,表面上看是涟漪,但是湖水下方却极有可能已经是暗流汹涌了。
 
    听到这个消息,秦悦然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姐,你们是不是要开始约会了?”秦冉龙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还得忙着倒时差呢。”秦悦然说道。
 
    在秦悦然的心里面,这一次苏锐回到了首都,并没有立刻联系她,说明苏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 
    先前一直在国外的秦悦然,虽然对此稍稍的有点失落,但也不愿意去打扰苏锐。
 
    “姐,要不你也别倒时差了,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吧?”秦冉龙这货贼兮兮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好地方?”秦悦然撇了撇嘴:“我怎么感觉你肯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?”
 
    “呸呸呸,谁是狗嘴?”秦冉龙连呸了几口:“其实就是我最近在首都鼓捣了一些事情,想带你去看看的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继续说道:“我的亲姐姐,说不定你去了之后,还会表扬我呢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的嘴角牵扯了一下,算是露出了冷笑:“不一定会表扬你,也有可能会砍死你。”